訂閱

多平臺閱讀

微信訂閱

雜志

申請紙刊贈閱

訂閱每日電郵

移動應用

商業

在邊界不清的賽道,“誠信”是最牢固的安全線

鄒佳銘 2019年12月13日

監管和法律規則永遠是滯后的,唯一清晰的是每個人內心的道德底線。

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《經濟學人》發表文章,稱未來二、三十年人類社會必然走進智能社會。目前,我們正處于新理論、新技術爆發的前夜。站在21世紀20年代的門檻,對公司管理者來說,已清晰呈現的兩個關鍵詞是“創新”和“風險”。

第四次信息技術革命,改變了人類信息的傳播方式和生產、生活方式,給各方面帶來了顛覆性的變革。尤其在某些領域,就如美國管理學大師托馬斯·彼得斯所言:“距離已經消失,要么創新,要么死亡。”互聯網挾裹商業攻城掠地的同時,也極大加速了風險的影響力,擴展了風險的波及面,導致行政監管收緊和刑罰擴張。

回顧過往,用“大起大落”形容中國的科技創新行業完全不為過:P2P在2013年異軍突起,2015年之前幾乎處于監管真空,網貸企業打著“金融創新”的旗號野蠻生長。“e租寶”事件之后,P2P遭遇強監管。尤其2017年持續暴雷之后,如今幾乎全面退場。2019年10月中旬,湖南和山東省金融局分別發布公告,稱該省網貸機構的P2P業務未有一家通過驗收,全部予以取締。

打著區塊鏈“創新”旗號的虛擬貨幣,在2017年數字貨幣市場超級大牛市之后,各式各樣ICO橫行。繼2017年9月監管機構下發公告,叫停各類ICO活動之后,2019年11月幣圈遭遇大地震:官方微博鏈接被封、資金盤項目發起人跑路、知名交易所涉嫌犯罪被查。據央行發布的《中國金融穩定報告(2019)》顯示,2018年以來,國內173家虛擬貨幣交易及代幣發行融資平臺已全部無風險退出。

數據行業伴隨互聯網貸款業務迅猛發展,個人信息在成為一種新的生產資料的同時,也作為一種新興權利受到法律的保護。但是,法律的漏洞和觀念的滯后,使得企業在巨大的經濟利益面前連連失守。2017年年中,網信辦聯合各部門針對數據行業的亂象展開整頓;2018年,重點垂直行業數據監管力度進一步提升;2019年年末,數據行業引來第三輪整治,多家數據公司在2019年公安部“凈網行動”中被查。

這幾年在新金融、新科技領域一路狂歌猛進的企業,在2019年底遭遇了冷冽的寒冬,業務清場、人員被抓,“風險”如達摩克利斯之劍隨時落下。

與其說這是一個瘋狂時代的結束,不如說這是一個真正創新時代的開啟。

這一個冬季,對于企業家而言,需要反思的是何為“創新”?對于觀念而言,我們則需建立市場的邏輯;對于監管而言,需要明晰合法的界限。

P2P作為信息中介,能夠更加高效的對接資金的供需方,提高資金的利用率;區塊鏈運營規則透明和技術運行穩定的特點,有助于相關市場構建更安全的運營環境;數據經過迭代和循環之后,基于場景化的運用,可以創造巨大潛力的價值。它們本身無疑使得各種資源擁有新的、更大的財富創造力,是一種創新。

但是,當P2P成為資金池,甚至自融;代幣發行演變為非法融資,甚至操縱幣價割“韭菜”;個人信息在金錢誘惑面前,淪為沒有成本、肆意出售或交易的商品。這些沒有底線的行為,讓“創新”變異為一場踐踏個人基本權利和大眾信任的、赤裸裸的斂財鬧劇。所以,出錯的不是“創新”本身,而是打著“創新”旗號、不受約束的對財富的掠奪。

其實,一切新生事物的誕生,都是對商業道德、行政監管、法律規制的考驗。因為在市場中能夠誕生的創新,都是基于它有更大的財富創造力。而人對財富的欲望是沒有止境的,當行政監管和法律規制還來不及對新鮮事物做出快速反應的時候,欲望只能受制于每個人內在的道德約束。否則,人性的貪欲就會從潘多拉的盒子中跑出來,制造浮華過后,留下一片狼藉。

在創新爆炸的二十世紀,我們在某些階段不可避免地奔跑在邊界不清的賽道,因為監管和法律規則永遠是滯后的,唯一清晰的是每個人內心的道德底線。互聯網在將信息快速傳播,加速資產和財富聚集的同時,可能伴隨的風險也會迅速蔓延。不論是P2P暴雷,還是虛擬貨幣非法融資、或者個人信息泄露,波及的人數都十分廣泛,“e租寶”案的受害人多達90萬人,數據堂的數據泄露高達上億條,人類社會和生活秩序從未象現在這樣脆弱。

北京大學張維迎教授說:“人類追求幸福,我總結為兩種方式,一種你要自己幸福,你首先要讓別人幸福;另一種,你要通過使別人不幸福而自己變幸福。前一種是‘市場的邏輯’,后一種是‘強盜的邏輯’。”

像中國這樣一個有“重農抑商”傳統的國家,歷史上對人口流動和商品流通的限制,使得我們很難形成一個完善的市場,更沒有市場的邏輯,社會忽視交易規則和職業操守的建立,這就很難形成一套穩固的、幫助人們建立互信的底層規則。相反,“無奸不商“成為一種普遍的社會認識,這實際上就是強盜的邏輯。

當強盜邏輯遇到互聯網技術,匱乏的規制意識和疲弱的社會治理難以匹配經濟的迅猛增長,個人的“惡”急速擴散為社會的混亂,刑罰的擴張成為一種短期有效的措施,但是長期而言,它不可避免地會遏制社會的創新,這就是中國社會“一放就亂、一管就死”的原因。

秩序是最大的社會生產力,規則不清晰的地方,并不是投機者的盛宴,而是管束前的摸索。“人無信不立,國無法不安”,在個人誠信缺乏的地方,早晚需要刑罰來掌控。但是,只有市場邏輯才能“把個人對財富和幸福的追求,轉化為創造社會財富和推動社會進步的動力。”所以,“誠信”是企業家最牢固的安全線。

2019年的寒冬,死去的并不是真正的創新者,而是在混沌中的投機者,留下來的則是真正的強者。在制定規則,清理賽場之后,2020年是下一個賽程的開始。有人在前一賽程中被淘汰,有人在這一賽程中加入,更有人反思后重新出發。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等都只是新技術,技術是中性的,是善是惡,取決于我們如何使用它。

康德說:“有兩樣東西,我們愈經常愈持久地加以思索,它們就愈使心靈充滿日新月異、有加無己的敬仰和敬畏:頭上的燦爛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令。”對即將邁進變動不居的21世紀20年代的中國企業家而言,這是我們的安身立命之本。(財富中文網)

鄒佳銘

法學博士,牛津大學訪問學者,北京和昶律師事務所主任;G20反腐敗追逃追贓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;2015年,鄒佳銘律師獲得了ALB評選的"ALB2015年最佳女律師"稱號;2017年,鄒佳銘律師被ALB評選為“ 2017年中國十五佳訴訟律師”。專業領域是刑事辯護。

?

?

我來點評

相關稿件

  最新文章

最新文章:

500強情報中心

財富專欄

香港马会内部免费资料一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