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

多平臺閱讀

微信訂閱

雜志

申請紙刊贈閱

訂閱每日電郵

移動應用

商業

我用唾液在中國和美國各測了一次基因,結果…

K. Oanh Ha, 彭博社 2019年12月06日

全球消費類DNA檢測市場蓬勃發展,基因行業甚至聲稱能檢測新生兒基因以識別其潛能。

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21歲那年,我去算命,伸出手掌想要窺探命運的安排。現在我又來“算命”了。不同的是,這次用的是唾液。

我的唾液被送到成都23魔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總部。這家初創公司位于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,想從基因產業里謀求機遇。

近年來,人們對基因與疾病的關聯有了更多了解,加上天生對未來的好奇心,使得全球消費類DNA檢測市場蓬勃發展,基因行業甚至聲稱能檢測新生兒基因以識別其潛能。

預計未來6年,這個市場的規模將擴大兩倍。根據億歐智庫的數據,到2022年,該行業在中國的銷售額將達到4.05億美元,是2018年的8倍。今年中國預計有400萬人寄出自己的唾液試管。

這個行業真的那么神奇嗎?

為了了解情況,我在中國和美國——全球最大的兩個消費市場——各選一家基因檢測機構,來給我“算命”。

23andMe是美國著名消費者基因檢測機構。聯合創始人之一安妮·沃西基是華爾街的生物科技分析師,也是谷歌聯合創始人謝爾吉·布林的前妻。布林和谷歌是該公司的早期投資者。官網顯示其擁有1000多萬客戶,已經收集了10億個基因數據點。

而23魔方誕生于成都。周坤是一名計算機專業畢業生,其創業靈感就來自23andMe。他確信中國的下一波繁榮將出現在生命科學領域,因而創建了這家公司。到今年年底,23魔方預計將擁有70萬客戶,周坤預測這個數字到2020年會至少翻一番。

我能活到95歲?

根據23魔方的分析報告,我很容易出現皮膚松弛,所以貼心地建議我使用玉蘭油和雅詩蘭黛面霜等產品;報告還說我患雙相情感障礙的幾率比平均水平要高。這顛覆了我對自己的認知:我難道不是一個樂觀主義者嗎?

但重點是,這家成都公司估算了我的壽命!

算命先生曾告訴我,我能活很久。23魔方也說我活到95歲的幾率高于平均水平,但補充說有58%的客戶和我的結果一樣。

“95歲?不可能預測出壽命的。”當我把檢測結果拿給基因學家埃里克·托波爾看時,他笑了,“這是騙人的。荒唐。”

周坤稱,公司的壽命分析基于2014年的一篇基因學論文,準確性“還不錯”,并計劃用針對中國老年人的研究來改進其壽命分析。

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出爾反爾的數據

23魔方和23andMe說我患2型糖尿病的幾率是48%,比一般人高,但之后都修改了結果。

23andMe先從分析報告里抹去了具體的百分比,但依然認定我患病幾率會持續增加。

幾個月后,上述數字又回來了,報告解釋說:“根據23andMe研究對象的數據,擁有像你這樣基因的歐洲人,在你現在的年齡到80歲之間患2型糖尿病的幾率估計為48%。”

23andMe的保健品總監雪莉·吳解釋說,該公司偶爾會更新分析報告:“隨著時間的推移,科學不斷進步,我們有了更多的數據,你的風險評估結論可能會改變。我們正在對不同的非遺傳風險因素進行分層,因此可能會調整我們的分析結果。”

算法和數據是基因檢測公司的兩大支柱。因此,隨著疾病研究和數據的增加,DNA分析結果出現變化顯然并不罕見。

盡管如此,我還是很困惑:結果變來變去,到底什么時候才能給個準信?

我聯系了埃里克,他給我潑了一瓢冷水。他認為,23andMe關于糖尿病的研究可能并不適用于我,因為該研究的絕大多數對象都是歐洲血統。雪莉·吳承認這家公司確實有一個“主要是歐洲人的數據庫”,但也加大了收集其他種族數據的努力。

與此同時,23魔方也修改了我患糖尿病的風險,降到了26%。

周坤的說法和雪莉·吳一樣,他表示,公司正在不斷更新其研究和數據庫,這可能會改變分析結果。他說,隨著時間的推移,修正會變少,準確度會更高。

“新舊結果可能會截然相反。”周坤說。

我的數據安全嗎?

我出生于越南,美國長大,現在住在香港。我一直認為我是四分之三越南血統和四分之一中國血統(我的祖父年輕時從中國移民到越南)。

我對比了兩家公司的祖源分析結果——23andMe沒有讓我感到意外,但23魔方讓我大跌眼鏡。這家成都公司的分析報告稱,在我的祖源中,漢族占63%,傣族占22%,維吾爾族占3%。讓我意外的是報告里居然沒有提到我的越南血統,因為據稱該分析只是將我的基因和其他中國人進行了比較。

驚訝過后,這個涉及種族的基因分析讓我想到了一個重要問題:在這些測試之后,我的數據有多安全?

帶著這個問題,我詢問了23andMe。這家美國公司表示,它不會與執法部門共享客戶數據,除非有合法有效的請求,比如搜查令或法庭書面命令。

該公司透露,其實自2015年以來,政府部門已經提出7次要求,要公司提供共計10個個人賬戶的數據,但公司并未配合。公司的發言人克莉絲汀·派表示,公司將采取一切法律手段來反對此類要求,以保護客戶的隱私。

紐約大學的生物倫理學教授阿特·卡普蘭認為,包括美國在內的大多數國家對基因信息的隱私保護都很薄弱。“沒人能拍著胸脯說,他/她能保護你。”他說。

在太平洋兩岸都進行了基因測試之后,我更加迷惑了——我是不是應該去問問21歲給我算命的白發老者?(財富中文網)

譯者:Agatha

我來點評

  最新文章

最新文章:

500強情報中心

財富專欄

香港马会内部免费资料一肖中特